专题 | 全德甲都在等切尔西带走哈弗茨?

2020-07-29 发布 0条评论


记者艾文报道 斯图加特的体育经理米斯林塔特之前接受《踢球者》采访,他预言说,因为新冠疫情影响,“自由身的球员出现在市场上的数量会明显增加。”听起来,这对德甲的经理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毕竟每一支球队都希望以最低的价钱得到高水平球员,自由身球员越多,选择余地就越大。


然而事实与想象常常大相径庭。转会市场开放后,德甲经理们根本没有能力挑选合适的球员,恰恰相反,他们面临着非常复杂、困难的局面。


德甲最早复赛,也最早结束。按照常理,赛季结束后,就是各俱乐部人员进出的繁忙期。但现在,转会市场上的交易频率比过去低得多。背后原因则很简单:新冠疫情下,多数俱乐部在缩小阵容,降低未来的人员支出。这一方面确实提高了转会市场上的球员“供给量”,可是“消费端”同样明显萎缩,甚至有转会市场“流动性不足”的状态。令人担忧的是,或许转会市场大萎缩将从德甲慢慢扩张到整个欧洲足坛。




德甲俱乐部普遍面临压缩阵容节约开支的任务,但问题是,他们的“冗员”没有人接盘,没有出就无法进,多家俱乐部都如此,就造成了人员流通的堵塞。


德甲中游的典型代表是法兰克福,他们的处境清楚体现了这一点。俱乐部在赛季结束后有明确规划:先卖掉球员,然后签入新球员。体育董事博比奇说:“我们确实需要在一些位置补充人员,我希望立刻行动,但是我们的财政不允许。”为了缩减开支,门将特拉普、边锋科斯蒂奇这两名球队的核心球员不再是“非卖品”,如果法兰克福能出售他们,不仅可以换来相对较高的转会费,还能节省下大笔的工资。问题在于,卖给谁?


新冠疫情之前处境就相当不好的不莱梅,计划出售两到三名主力球员,克拉森、拉什察等最有价值的球员均属于潜在的离队人员名单。可是现在的市场是如此糟糕,拉什察是上半程炙手可热的前锋,如今无人问津。德国媒体称,仅有莱比锡向这名科索沃前锋提出报价。不莱梅期望通过拉什察得到3000万欧元左右的收入,莱比锡的报价不到2000万欧元,双方的谈判自然就陷入了僵局。



莱比锡确实有心无力。维尔纳卖给切尔西获得了5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很大一部分要用来弥补亏空。刚刚结束的赛季中,他们的预计亏损超过2000万欧元,因此董事会只能批准2500万欧元的转会预算。这笔钱中的900万欧元用来向萨尔茨堡支付韩国前锋黄喜灿的转会费,留下来签拉什察的资金自然是非常少了。


除了急于出手值钱的球员换现之外,德甲很多球队还要处理那些租借归来的球员。这些球员不在主教练的计划内,回来后只会徒增俱乐部的负担。不莱梅有六名租借球员归队,其中有33岁老将哈尼克这样年薪不低的球员。目前情况下,不莱梅很难给他找到新东家。


沙尔克迎回了乌特、鲁迪两名国脚级别的球员,虽然他们在租借俱乐部表现不错,但科隆和霍芬海姆两支球队拒绝执行买断条款——他们的身价和年薪太高。作为德甲财政状况最糟糕的俱乐部,沙尔克同样没有能力承担他们的薪水。《西德汇报》称,沙尔克的第一选择是再次将鲁迪租借出去,节省一部分年薪。另一个选择是干脆解约,省下鲁迪600万欧元的年薪,但这代表签约鲁迪时支付的1600万欧元转会费彻底打水漂。




以往德甲惧怕英超俱乐部的购买力,但现在,他们巴不得英超的俱乐部拿着钞票来德甲进行豪购。哈弗茨如果真去了切尔西,全德甲也许都会欢呼。


拜仁签下了萨内,多特蒙德签下贝林汉姆,这是德甲夏季转会有震撼力的交易,除此之外的市场很不活跃。法兰克福董事博比奇对《图片报》说:“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这将是一个漫长、艰难的夏天。我们看到有许多性价比极高的球员,可仍然要保持耐心。其他的联赛还在踢,还有欧冠。萨内这样的球员有他们自己的市场,那不是我们能参与的。我们寻找的是等待打磨的宝石。


当一个市场陷入停滞时,重新激活流动性的最好方式是外部力量的进入。博比奇期待的是英超、西甲和意甲这三大联赛结束后,外国的大俱乐部会介入德甲的球员交易,从而带动市场的运转。美因茨体育董事施罗德预测说:“我想未来的两到三周内,等其他的主要欧洲联赛全部结束,转会市场就会有很大的变化。”不莱梅经理鲍曼也期待说:“英超结束时,我想转会市场会有变化的。”


拉什察此前与英超俱乐部有过绯闻,如果有新力量介入,那么不莱梅在这桩谈判上的主动权可以多一些,至少有办法与莱比锡讨价还价,或者干脆将这名前锋卖给新买家。美因茨则是期望着法国中卫尼亚哈特能换来大笔现金,据称那不勒斯对这名球员颇有兴趣。施罗德说:“我们知道,尼亚哈特得到了很多顶尖球队的关注。如果有合适的条件,那我们会好好审视,看看他会留在我们这里还是离开。”以前的德甲俱乐部最担心的是英超俱乐部挥舞着支票簿来挖走核心球员,现在这成为他们盼望的。



与不莱梅、美因茨打着同样算盘的还有奥格斯堡。他们有马克斯、里希特、格雷戈里奇和丹索等球员要出售。经理罗伊特希望这些球员的身价都能在千万欧元以上,如果换来4000-5000万欧元当然很理想。奥格斯堡有庞大的阵容,一线队有39名球员,而且球队已经签下吉基维茨、斯特罗贝尔、卡利朱里三名自由身球员。


罗伊特计划新赛季将阵容中的球员数量降低到30名以下,除了四名身价较高的球员,吉菲尔、希贝尔、小格策和卢瑟等球员也要离队,即使俱乐部收不到转会费也无所谓。不过这些球员与奥格斯堡有合同在身,又很难找到下家,他们不会愿意轻易解约的。


科隆经理黑尔特也不轻松。他知道俱乐部需要补强,可还有更优先的任务。黑尔特说:“在人员的调整上我们订好规则,首先要缩减阵容,在这之前不会有新球员签约。”科隆有一个33名球员组成的一线阵容,有9名租借球员要回来,到时候中后卫就达到8名。科隆只有替补门将一个位置是必须要签新球员的,租借回归球员中则只有厄兹詹在接下来的计划中。黑尔特说:“我们必须做出行动,一个精简阵容才能更好的训练。”他没有说的是,更低的工资总额对俱乐部的运转至关重要。


科隆在过去有很多糟糕的交易,900万欧元的莫雷、300万欧元奎罗斯、700万欧元的霍恩、300万欧元的科奇埃洛和350万欧元的舒布,这些球员没有踢出身价,却拿着高薪。送不走他们,科隆没有能力留下从沙尔克租借的前锋乌特,主帅吉斯多尔在下赛季要面对的挑战变得更严峻了。




在如此大背景下,小阵容的俱乐部调整余地更大,自然在转会市场上更有利,通俗说就是“船小好调头”。尤其是升班马,他们选择的余地更大。


转会市场的“流动”僵住,这对大部分俱乐部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可是对原本阵容精炼、又需要进行补强的球队来说却是好事。升班马比勒费尔德就是这样,他们要打造一个适合德甲的阵容,而今年夏天有众多的“廉价筹码”可以捡拾。目前为止,比勒费尔德已经签了劳尔森、梅迪纳两名后卫,以及前锋格鲍尔和尼曼。经理阿拉比还在寻找新的中场球员。


阿拉比说:“我与主教练定期交换意见,不过同样要小心谨慎,不能轻率作出决定。”比勒费尔德的目标明确:新球员最好有一些德甲经验,又要能融入到这个团队中,这就要求球员不能太大牌。因为市场上可选择的目标很多,阿拉比说:“我们会在内部做出判断,然后再行动,完全不用着急。”



去年保级成功的柏林联队也处于一个理想的位置。他们从杜塞尔多夫签下左边后卫吉塞尔曼,从海登海姆签下后腰格里斯贝克,补充了几名租借球员离队后留下的空缺,包括从横滨水手租来日本国脚远藤溪太


《踢球者》称,主帅费舍尔看好了成为自由身的中卫克诺赫,克诺赫代表沃尔夫斯堡踢了226场比赛,是俱乐部的青训产品。如果不是新冠疫情的冲击造成的经济危机,沃尔夫斯堡不会拿不出合适的条件与他续约。现在只看柏林联队能否给克诺赫提供一份合适的合同。


柏林联队的经理鲁内特说:“我们制定了一个明确的计划,想好了下赛季的阵容应该是什么样子。至于是否能够实现,我没有办法断言。”至少在这个特殊时期,他们想实现理想中的阵容要比去年夏天的时候容易得多了。




事实证明,即使在这个特殊时期,拜仁仍然位于德国转会市场的食物链顶端,只有他们有能力持续签下顶级球员。


上周五上午,正在备战欧冠的拜仁迎来了新成员:萨内加入到了团队中,与进攻组的球员进行了第一次的合练。此前的一段时间里,这位拜仁的重量级新援单独跟着体能教练做恢复。71分钟的团队训练中,萨内的身体状况很好,多次冲刺跑,完全看不出他从十字韧带撕裂的重伤中恢复不久。


从沙尔克自由加盟的门将努贝尔也第一次与队友合练。诺伊尔、努贝尔、乌尔赖希、弗吕希特尔四名门将组成小团队,乌尔赖希和弗吕希特尔有离开球队的愿望,诺伊尔和努贝尔则是下赛季拜仁的一号与二号门将。为了捍卫主力地位,诺伊尔一度在媒体上火药味十足,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与他人分享比赛时间,不过两人见面之后的气氛还是相当友好。



拜仁董事卡恩在正式介绍萨内时说:“我们得到了一个能决定比赛的球员。在里贝里、罗本之后的时代之后,我们又签下了一名世界级的边锋。”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说:“他是一个超凡的边路球员,非常适合拜仁。他能在小空间内找到机会。萨内的心理素质非常好,能在压力下拿出好的表现。


即使在这个特殊时期,拜仁仍然位于德国转会市场的食物链顶端,只有他们有能力持续签下顶级球员。蒂亚戈和阿拉巴的离队概率越来越高,博阿滕、马丁内斯两名老将也在寻找新东家。为此,俱乐部做好再次行动的准备。董事长鲁梅尼格说:“我们知道接下来的日程会很紧张。下赛季冬歇期前,我们不断有一周双赛。我相信有一些年轻球员会得到上场机会,而在10月5日的转会窗口关闭前,我们会保持关注。




《足球》报定制三重回归好礼

超16队礼包现已全部上线

扫描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即刻拥有



编辑 | 把球给我我要回家 图片 | 德甲各队官推